TianJie +

三生三世西域缘

三生三世西域缘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公元 2020年 冬。庚子大疫。

京城今年的雪尤其早。小雪节气未至。天空已经是雪花飘飘了。

紫禁城,在皑皑白雪的映照下格外美丽,红墙黄瓦蓝天白雪,如同一幅宫廷画。

黄萌,身着一袭汉朝男装紫衣,束发博带,手拿一支深绿色的故宫脊兽冰淇淋,走在人潮中,居然也不突兀。

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逢大雪。她一人孤身在北京读书,孤标傲世偕谁隐的姑娘。一早,见雪花飘飘,突然兴起,买票来到故宫,紫禁城中过生日,想想也是浪漫。

走到孝庄皇后曾经住过的宫殿,黄萌被殿前一群人吸引了,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群人正在听一人讲解,正中一个瘦高个子男生,看上去甚是儒雅,拿着一个小型手握话筒,正在介绍殿前的月轨,据说是为了突出殿主人是女性而设置,在当年的天文价值其实很小。 讲解的人的声音很磁性,一下子就吸引住了黄萌,走过前去,静静聆听。

黄萌,是学园艺学的,对历史不是太了解,纯粹是被声音吸引,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男子让她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淡淡地容颜,不是那么棱角分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很好看,不是英气逼人,也不是柔弱,大概就是居中的刚刚好。

黄萌跟随着人流听了一会儿,看了殿中展出的文物。然后突然想起今天最想去的地方是钟粹宫,计划去看古琴展。

黄萌忍住心里的那一点点怦然心动,径直转身去了钟粹宫。

和别的地方人流如织不一样,钟粹宫的院落格外安静,不知是因为雪落无声,还是别的原因,一棵两人撑开手臂才能合腰而抱的古树静静的在院子里散发出朴素而让人踏实的气息。

黄萌直接入内,缓缓走到大音稀声的唐代古琴面前,看到上面的隶书刻字: 巨壑迎秋 寒江印月。万籁悠悠, 孤桐飒裂。

不知为何,黄萌有些似曾相识的恍惚,眼前出现一个画面,一个黄衣女子执长剑而歌:“寒江印月,万籁悠悠。”旁边一个男子席地而坐,膝上放的正是这个桐琴,束发男子优雅的弹着丝弦。

黄萌被这画面的真切感吓住了,走上去,似乎想走近看看这个女子的面容,却倏地被一阵风卷入铜镜中。

第二章 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梦朝

这是一个历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的朝代 ,也许和它的名字一样如梦如幻。

黄衣女子执剑而歌:寒江印月,万籁悠悠。旁边一个男子席地而坐,膝上放的正是这张桐琴,但见束发男子优雅的弹着丝弦。

黄萌穿越进去,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附体到黄衣女子身上。

一瞬间,男子的琴声停下来了,抬头。黄萌抬眼望去,啊,居然这个男子和在紫禁城里看到的那个导游非常像呢。这是怎么回事?

黄萌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黄衫,但已经换成了另外一种飘逸的女子风格,抬手抚摸发髻,咦,原来头上的发饰也变过了。

黄萌望向四周,这是一个山谷,四周只见峭壁凛冽。这是哪里呢?

黄萌带着心中的疑问,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男子优雅的收起琴放入琴囊,斜背在背上。 这个画面,安静而美好。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味道,似乎二人已经相识千年万载,好像二人曾经一起走过四海八荒。

男子背好琴囊,缓缓走向黄萌,拉着黄萌的手说:“梦儿,我们回宫。” 黄萌有点懵,梦儿?我的名字嘛? 想开口问,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怕被发现自己不是这里的人,是穿越而来的。这个男人莫名的让她感到快乐、信任。既来之则安之,她跟着他走,到了谷边。

男子一运气,拉住黄萌腾空而起。黄萌感到自己身轻若燕,耳畔空气忽忽声,鼻尖有点点梅花的淡香。男子握着自己的手心的温度随着高度的增加一点点增加,暖洋洋的。人在空中,黄萌却莫名的有种躺在家里的鸭绒被里的温暖感。

闭眼,再睁眼,只见二人已经落到一片地上。

地面旁边一棵树,树上拴着一匹马,高大,白毛。 男子走过去,拉着黄萌飞身跃起,落到马背上,调整好坐姿,把黄萌紧紧的搂在怀里,一扬鞭,马儿飞驰而去。

几柱香的功夫,马儿在一城门前停下,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雕花玉牌,对着守门的卫士一晃,人都没下马, 守门的倆卫士一见,立刻双双跪下。俄尔起身,打开城门。

黄萌心想:“他说进宫,这不会是皇宫吧。难道我穿越到宫斗剧里了?“心里满是疑惑,然而黄萌什么也不敢问,怕被发现穿帮。

城门大开,黄萌往内一看,傻眼了,这不是紫禁城的格局吗?我这是穿越呢还是穿回呢。

男子进宫,来到钟粹宫前下马,立刻有一个黑衣男子过来,接过缰绳,把马牵着。 男子把背上的琴囊取下,递给黄萌说:”梦儿,琴归原主,你收起来吧。“ 黄萌大眼一转,啊。”这是我的琴?“ 难道我住在这里?

算了,虽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身体里的熟悉感和信任感让黄萌没有多问,接过琴,进内,只见里面的呈设是女子书房的格局,一个雕工精细的木箱,一个紫檀木琴桌。黄萌想也没想,就把琴放到琴桌上。 抬眼望去,木箱上方有一面铜镜。

窗外一阵阳光过来,照在铜镜上,泛出一阵金光。

黄萌有些眩晕,再定睛一看,整个人又飞起来了。

第三章 天上地下两相逢

远古。

地球刚刚开始有人类生存,四海八荒那时,世间分为天界、人间、冥界。除了凡人不能上天入地。天界、冥界的神仙都可以上天入地,在三界内自由来往。

那一世,黄萌是天界女皇。

黄萌不知道自己穿越到远古的冥界了,只是直觉的知道自己又换地方了。睁眼一看,四周全是各种凶神恶煞的小鬼,自己在一个宫殿中。这个宫殿却不像紫禁城里的宫殿,黑漆漆的看不出四壁的材质,空气中响着悠远的冥界音乐,有些阴森,像好多年前黄萌去三峡游玩时经过的丰都鬼城。

黄萌瞬间感到恐惧,然后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居然是紫禁城偶遇的那个男导游的面容,然后心里顿时安定一点点了。

音乐声突然停下,前方油灯突然亮起来,照见前方一个金色宝座,金光闪闪的宝座上嵌满白骨,有些瘆人。宝座的座面有点高,黄萌需要仰头才看得见上方坐的“一个人”,头戴黑色冠帽,身着玄色服饰,脸有些黑,倒是和衣服的颜色很匹配。男子满脸冷气,看不到表情变化。 这是? 黄萌脑子里一个个问号。

旁边突然闪出一个小鬼,对黄萌说:“见到我们帝君,还不下跪。” 黄萌有些懵:“帝君。”

男子冷冷的不带任何音调的声音响起来,:“芷弱,住口。她是天界女皇,见到本帝君可以不用行礼。”

黄萌闻此言,更懵了,我?天界女皇? 这是哪跟哪呢?不管了,女皇总归不是坏事吧,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为什么有个女皇还有个帝君呢?不管如何,这里肯定不是我的地盘。我沉默就好。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黄萌一言不发,在芷弱看来倒是气势逼人,暗想“ 我不知道天界的神仙们都是什么样。这天界女皇倒是有气度,不像那些凡人女子,一来这里就被吓到瑟瑟发抖。”

他是不知道黄萌此刻心里也是瑟瑟发抖,只是没有表露一二而已。

她此刻脑子里都记忆还是现代黄萌的,一天之中从黄萌到梦儿到女皇,她被这三个角色转换吓懵了,只能不变应万变,找到机会回去为上策。

帝君看她没开口,也没啥表情,一张扑克脸,像被千年寒冰冻住了一样,他飞身下座,很自然的拉着黄萌的手说:“走,吃饭去。”

黄萌感觉到手的温度和山谷里那个男子很像,突然就安定下来,不怕了,跟着他来到宴池。

只见池中一滩黑水,水里漂浮着白骨以及各种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水果。

黄萌感到胃中一阵恶心。 帝君看了下她的表情,了解地说:“抱歉,我这里不比你九重天里的美食。你凑合着吃点。”

然后帝君的手突然变长,伸向池中,刨开白骨,抓了两个红色的桃子,递给黄萌,说:“这个算和你宫里蟠桃最像的了,虽然比不上,也好过白骨。 ” 黄萌接过来,放在手里,半响没动。帝君自己不客气,再长手一挥,捞过池中白骨,放入嘴里,啃得嘎嘣作响。这么恐怖的画面,帝君吃得倒是极其优雅。看了一会,黄萌也饿了,忍住面对这潭黑水的恶心感,将桃子塞入嘴里,也就这样给自己祝福生日快乐了,权当寿桃。 味道很平淡,完全没有记忆中水蜜桃的甜蜜,蟠桃的汁感。 黄萌吃完两个桃子,也就饱了。突然想起什么,说:”我要回去。“

帝君以为她要回九重天。其实她想回到人间。 帝君面色第一次带了些犹豫说:”你我二人有婚约在,你住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妥。 你刚来为什么要回去?”

黄萌被“婚约”二字惊讶到了,这是什么鬼地方,这是什么鬼婚约,难道我要在这个地狱般的宫殿里终老?

第四章 近乡情更怯

婚约。 黄萌现在不知道是啥情况,也不敢随便问,暴露自己的穿越事实。在这鬼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也不敢自己乱走,只知道想回人间,也不知道如何回人间。

看到帝君的表情,黄萌第一次仔细看了看这个男子,大眼,宽额,国字脸,也还是挺帅气的,眼睛里带着锐利而明亮的光。人说,相为心生,这样看上去,这个男人也不坏。或者可以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这样一想,她心里一宽,开口胡诌到:“吃不惯,你这里的东西太难吃了。我饿。”

帝君被她这一番话愣住了,哈哈哈,仰头大笑:“第一次,有人说我这里东西难吃。这样吧,我每天派人去你的九重天,摘你园子里的水蜜桃来给你吃,可好?”

黄萌一听,“我园子,难道我是王母娘娘?” ,虽然没听明白状况,但有好吃的,自然是频频点头谢过。

黄萌想明白,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这冥界安住了,吃的问题解决了,每天有好吃的水蜜桃,她也满心欢喜。有时觉得无聊,就找帝君要了一片空地,要知道黄萌在人间的专业是园艺,种花种草是她的特长。只是不知道这冥界能否种成功。 每天吃过的水蜜桃核,黄萌也把它埋到地里,浇水。 另外,找帝君要了一些花种,这里只有彼岸花。虽然黄萌觉得这花的寓意不怎么吉祥,但人在屋檐下,也就入乡随俗。 另外,找了很多草来铺上,看上去,也有点人间足球场的味道了。

没事的时候,黄萌就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怀念人间的太阳。冥界,是没有太阳的,黑为主。绿色的草地也显得发暗。

帝君每日忙忙碌碌,估计要处理投胎的或者下十八层地狱的人的分配问题吧,一天大概每天下午会有半个时辰有空,就像闹钟一般准点的过来看看黄萌。也不说话,就陪她躺躺。

黄萌开始觉得奇怪,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由他。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也就这样。

黄萌再没有去过那一滩黑水的宴池,每天吃着专人送来的水蜜桃。 一日,她突然醒悟了,既然冥界有人能去九重天,自然我也可以去,而且据他们说那里是我的地盘呀。 回到九重天,也许我就有办法回人间了。婚约嘛,既然是约,就还没成亲,后面再说也不算失信。

于是,这一日,她便尾随往常送桃子来的小鬼,跟着他翻云驾雾来到九重天。 黄萌意外的发现自己还有神功,看来不仅是穿越了,连功夫都带上了。

小鬼穿过一片宫殿,走入一遍桃林。

久在冥界,没有看到这些柔和美丽的色彩和光芒,黄萌揉揉眼睛,带着惊喜,步入桃林,啊,原来我在天上有这么大一个园子。

小鬼径直去了一棵看上去挂果最多的桃树,攀折。

黄萌突然醒悟,我不是来吃桃子的,我是来回我住的地方的。只是,这里这么多宫殿,我住在哪里呢?

【黄萌抬脚,轻点薄雾,朝最大的建筑群飞去,脚下的屋顶若隐若现。隐隐有歌声从远处传来,飘渺不真,却勾人心魂。一曲结束,黄萌傻傻在心中鼓掌,真好听……半秒后回过神来,自己还飘在空中呢。走神期间,身体似乎凭惯性找到了方向,自己现正悬停在正殿斜后方的小屋上。小屋不大,却很精致,每一根木头都透着淡淡桃花香。黄萌悄悄进到内屋,这里除了一床一椅,一桌一琴,没有其他东西了。 哦不,墙角还有一个小小的火炉。在黄萌踏进屋子的时候,火炉便悄悄自己燃烧起来。里面特制的桃木小巧耐烧。黄萌坐在桌边,这就是我的,女帝的私人小屋吗?太舒服了! 火光跳动、闪烁,偶尔迸裂出几粒火星,在空中散落,幻化成桃花瓣悠悠落在黄萌衣裳和琴弦上。 黄萌看呆了,手指不自禁拂过琴弦。这不就是在故宫,还有第一个梦境里看到的那一把古琴吗? 黄萌有点激动,仔仔细细把古琴每一个角落都看了,摸了一遍。琴头雕刻的桃花瓣确实是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看来这把琴是我回去的重要线索!】(感谢欣怡续了这一段)

第五章 与君初相识

黄萌放下古琴,心突然间就安定下来了。是了,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在天界的家。漂泊的心在这里突然就安定下来,虽然还有很多疑问,然而此刻,她不再思考人间,不再思考那远古的朝代,也不再思考冥界的一切和那该死的婚约,她直接往床上一躺,和衣而卧。

这一觉,睡得深沉舒服踏实。

一觉醒来,黄萌抬眼从窗外望去,日高斜,似乎已经是正午了。正愣神,有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手持一瓶,瓶中浅浅插着三两枝桃花,轻轻推门而入。她突然见到还慵懒的躺在床上的黄萌,惊呆了,手一振,瓶差点滑落,赶紧用另外一只手接住,然后双手把花瓶放在桌上。双膝跪下,直呼:女皇,你回来啦。眼里似乎还突然绽开了泪珠,像晶莹的珍珠, 却又相当闪亮,霎是动人。 黄萌已经想不起这个女子是谁,然而看样子是自己的侍女。她想想按照在人间看的穿越剧里的台词回复,轻道:“免礼,请起。我回来了。” 她也没有解释,因为她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侍女起身说:“女皇,我陪你去更衣吧。”

黄萌看看和衣而卧已经压得满是褶皱的裙子说,甚好。跟着侍女去往另一个房间,大小大概是刚才房间的四倍。 看陈设,是女皇的衣帽间,里面各种华丽的服饰,配饰,五颜六色,绚烂如云霞。黄萌看上去,这一切很陌生。她仍然挑选了一套浅紫色的裙子,配上珍珠项链,头发挽成发髻,斜着浅浅插了一支梅花银簪。

侍女有些惊讶的说道:“女皇,这一身浅紫色,好美。只是不大像你的风格。”

黄萌浅浅一笑说:“我自百变,风情万种。 我离开这段时间,宫里一切可好?” 说完,找了一个罗汉床,坐下。

侍女上前,倒上一杯桃花酒,站立一旁,开始絮絮叨叨,讲述着黄萌离开这段时间天界的各种趣事。

在侍女的絮叨中,黄萌渐渐把思路屡清,原来自己是自一出生便承袭帝位,天界女皇从来只传女不传男。 母后在自己三岁时,不知为何飘然远去,临行前与冥界许下婚约,天界女皇与冥界帝君,以往世代成仇,从这一世起,桃花为媒,缔结良缘。 天界女皇,年满十八岁才正式登基即位。

黄萌十八岁生日过完,才知道自己的婚约,听说冥界帝君都是鬼怪之相,喜欢帅气男子的女皇自是不愿意,然而母命不可违,便要亲自去冥界看看自己这未来夫君长啥样。这一去,就一年未归。

好在她从3岁到18岁,九重天内都有她的阿姨——母亲的亲妹妹,人称桃花公主的桃花女神代管,因此一切未受影响。九重天中众神素来知道女皇贪玩,也许又去人间看帅男了,也不以为意。

这天上一年,人间千年,冥界万载。

黄萌现在对天界的一切记忆为0 ,有的就是侍女告诉自己的这些点滴记忆了。 看到满屋的华服的黄萌有些恍惚,摇摇头,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再想回人间,不再琢磨那些人间和冥界的事,既来之则安之。这里,有熟悉的古琴,也许我也可以在这里安住,这里有满屋的华服,也许我也可以圆自己儿时那个公主梦。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女皇,我可以学习。 从哪里开始呢? 先去找这个阿姨,桃花女神吧。

想到这里,黄萌,不,天界女皇,甩甩头,对侍女说: “ 带我去见桃花神吧。”

两人随即前行,出屋,侍女带路,穿过一片梨花林,满林的白花,如雪。美的让人窒息。

女皇随之顿足,抬腕,拾起一枝满是花朵的斜枝,靠近鼻尖,深呼吸,淡淡地梨花香。她正沉醉其间,树上突然白衣一闪,一个玉树临风男子双脚点地,落下。好身法,身轻若燕。 男子对着女皇叫了声:“玉兰,你回来啦。” 男子面无表情,一袭白衣和满树梨花映衬下有些冷若冰霜,然而这句话,声音却是极暖,如同三月正午的阳光,悠悠散开。

女皇四顾,看侍女走在前面,尚未停下,四周除自己并无第二个女子,玉兰?这是叫我吗?有些心虚的女皇,眉毛微挑,故做镇定的说道:“请问你是?”

男子有些惊讶,说:“难道一年零两天不见,你失忆了吗?我是翩翩的无忌公子啊。“

”无忌公子。“ 女皇对于天界诸位神仙的封号还没有概念,对于突然听到的如同人间的称号”公子“,却是有些熟悉的亲切感,微微颔首道:”无忌公子好。 本宫在此赏梨花,打扰公子了。别过。“ 女皇尽量言简意赅,不想透露过多信息,委实她也没有过多信息可透露,此刻的她大脑一片空白。 飞身,追上前方的侍女。留下无忌公子,一人站立在梨树下,若有所思的模样。

第六章 何事西风悲画扇

女皇跟着侍女,来到桃花宫。只见这座宫殿格外豪华,外型如同一朵盛开的桃花。 门、窗都有雕刻桃花形状,大大小小,风姿绰约。女皇心想:这大概是因为这里住的是桃花女神吧。 不知道我这个阿姨是否好说话,好打交道。

还没进门,大概宫殿主人已经听到下人的报告,知道女皇回来了。

一阵风,带着桃花香,一着粉红色华裙的女子,带着笑意。人未到,笑先到。 ”兰儿啊,你可回来啦。”

兰儿?女皇听到这称呼,又是一个新称谓,头隐隐有些作痛。 突然联想到刚才那男子叫到:玉兰,有些心有灵犀,难道我在这天界的闺名么?一念至此,女皇突然打了个喷嚏。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一阵风带来的浓郁的桃花香气呛着了。女皇退后一步,微微一笑说:“ 是的,我回来了。刚刚碰到无忌公子。”

桃花女神笑容一敛说,“你们一向是冤家,这没想到一年不见,你回来又遇到他了。他没找你麻烦吧?”

女皇只是想多了解自己一些,所以提到了无忌公子,这个刚认识的人,听桃花女神说,这人和自己不对付,女皇眉头一皱,刚才隐隐作痛的头更加深了一些。 一种不熟悉的失控感,让女皇忍住到嘴边的话,没有告诉这个代替自己掌管天界的阿姨,自己失忆了。而是话风一转:“ 没。 我离开一年有些累了。天界还是请您代我再掌管一个月吧。 兰儿谢过了。”

桃花女神闻言,脸上闪出一种神奇的表情,然后颔首,“兰儿长大了。那你先好好休息。 现在是桃花月,下月梨花月我再为你准备一场盛大的接风宴。“

寒暄几句后,女皇回到那个有着古琴的房间,双手一晃,桌上闪出一张纸,一支笔。 女皇继续用人间的方式记录:

我: 天界女皇。 玉兰。兰儿。?

这里的历法很特别:看起来是用花记月:桃花月,梨花月,不知道还有啥。

认识的人: 阿姨: 桃花女神,代替我掌管天界。 侍女: ?名字还不知道。 无忌公子: 我的冤家? 白衣冷面。 母后:现在不知道在四海八荒的何处? 婚约: 有个未婚夫,冥界帝君。 我喜欢的: 琴。 接下来要做的事: 在接下来一个月内,我需要了解整个天界。方法呢? 找到一个在天界我曾经最信任的人。

写完这一些,女皇右手一挥,纸笔都不见了。 她发现自己具备了创造事物和让事物隐身的魔法,做个有魔法的神仙也不错。

女皇仔细看看桌子:,不知什么木质的桌子上隐隐刻有一把扇子,扇子上依稀有四个字迹,女皇也不认识,却是有趣,想起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是谁这么有心在这桌子上刻一把扇子呢?

第七章 梨花夜宴溶溶月

看到这扇子的刻痕,女皇突然有了灵感,知道这个扇子的字的内容,或者说刻这个字的人一定是我在天界特别信任的人,从这个线索找到她,我就一定可以了解整个天界了。

她于是把侍女叫来,看上去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字有点模糊了,我想重新再刻一下,你觉得如何?“

侍女很惊讶:“女皇,当年你不是最讨厌无忌公子在桌上刻的这个名字吗?怎么现在还想重新刻一下?”

女皇脸有些红,心想:“原来这是无忌公子刻的,难道这四个字是他的名字。那他到底是我讨厌的人呢还是我信任的人呢?”

脑子里有写沉重,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女皇摇摇头说:“哦,那算了吧。顺其自然。这样朦胧美也挺好。”

她不想在侍女面前多话,不知道为何天界虽然明亮,不像冥界那么黑暗,她在这里却没有冥界的安全感。

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女皇,也就不急着找自己信任的人了,每天吃吃喝喝睡睡,偶尔床上漂亮的裙子,去花园里散散步,也不怎么和人说话 。

桃花月的光阴,就在这样闲散中过去了。

天界的仪式感,就在每一次换月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天界一年,共有四个月:桃花月、梨花月、海棠月、梅花月,有点像人间的春夏秋冬,却也不尽然。 天界的四季流转缓慢 ,每个月各种植物各种天气都会有,天界的生物也都有神性,不存在枯荣的转换,都是欣欣向荣之感,唯有花,在不同的季节会有盛开多少之别,于是以此为名。

天界的女神们也多以花为名。 梨花月,也就是桃花女神之前答应要为女皇接风洗尘的日子了,整个天界都在筹备梨花夜宴。

黄萌心里还是头痛和害怕的,这些日子她刻意回避诸神,不想让人发现她对天界的一无所知,然而梨花夜宴是躲不过去的了。她并不想做什么天界女皇,只想回到人间,只是这眼下的夜宴,还是得盛装出席。

黄萌换了一席丝绸裙,裙面是四种暗花: 桃、梨、海棠与梅花,听侍女说天界只有女皇能穿这种有四种月花的服饰,头戴一顶银色头冠,发鬓斜插一新月发钗。为什么天界有这种新月发 钗,很像人间天文馆的文创品,黄萌很好奇,却也忍住了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梨花夜宴,在整个天界最大的瑶光殿举行,殿角布满各色像星星的灯,光芒万丈,如同白昼。

大殿中间摆着88张桌子,每桌8个神仙,大殿上方,有一悬空的花形桌,五瓣花,代表五个方位,正位留给了女皇,侧位桃花女神,旁边两位不认识,还有一位无忌公子。

满目的神仙,黄萌却想起读过的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吉祥物,任凭桃花女神的安排。桃花女神一袭艳丽的桃花裙,在中间有些闪闪夺目,只是这种艳丽的红,与女皇的白比起来就有些俗气了。无忌公子,一袭白衣,一把扇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眼神闪过女皇时,却掩饰不住眼里的一些赞赏。 这一点点光,也被黄萌捕获了,心里突然安定了一点点。

月升到殿上空,满月当空悬的时刻,梨花夜宴开始,五位主神,飘飘而起,凌空而坐,下方88桌的神仙,也开始起身,同声道:“恭喜女皇回天界,请女皇归位,归位。”

黄萌被这气势震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看眼前桃花女神眼里的一点失落,大概她是不愿意的。黄萌看向无忌公子,这人善恶不知,但看起来也不坏,她看过去的眼神里带着一点点求助的意味。无忌公子有写惊讶,剑眉一挑,扇子一摇,说:“女皇这是众望所归,就接受了吧。”

黄萌闻言道:“好。谢谢诸神。”

这一番归位仪式,简洁得让诸神有写不知所措,然而很快流水般的美食,被一个个宫娥带上桌,大家的注意力都很快转移了。天界并无太多事,女皇也就是一个吉祥物的岗位,可以任免神仙,却无实权。 女皇母亲在位时任的诸神都还在位,各司其职,女皇这个岗位其实是天界最闲的。所以诸神,对于女皇归位的事,有期待,也不太多,注意力还是被吃带过去了,这么大规模的天庭夜宴,一年也难得一吃,自然吃得尽兴是最重要的。

天界神仙们的生命已经不依赖于食物,故平日饮食及其清淡,一点露水,一点蟠桃,就是一天的食物,也不会有饥饿感。然而美食与神仙们的意义不仅是果腹,更是一种艺术般的享受,唯有夜宴时,可以敞开吃各种三界美食,说是三界,主要还是人间和天界,冥界的食物,这些神仙们是看不上的。人间最好的食物会在这特别的日子被送上来,和天界厨师的美食们比美,色香味形。因为神仙们不会受消化器官的限制,所以有多少都能吃多少,只是一般神仙们都很挑剔,只会选自己看来最美的食物吃。 如果有的食物几个神仙都喜欢,还可能会打架,这也是天界有趣的夜宴比武赛。

changelog

1、20210429 : 写不下去了。先这样吧。按下暂停键。

Blog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