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Jie +

三生三世西域缘

三生三世西域缘 1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公元 2020年 冬。庚子大疫。

京城今年的雪尤其早。小雪节气未至。天空已经是雪花飘飘了。

紫禁城,在白雪映照下格外美丽,红墙黄瓦蓝天白雪。

黄萌,身着一袭汉朝男装紫衣,束发博带,手拿一支故宫脊兽冰淇淋,走在人潮中,居然也不突兀。

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逢大雪。她一人孤身在北京读书,孤标傲世偕谁隐的姑娘。一早,见雪兴起,买票来到故宫,紫禁城中过生日,想想也是浪漫。 ​

走到孝庄皇后曾经住过的宫殿,黄萌被殿前一群人吸引了,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群人正在听一人讲解,正中一个瘦高个子男生,看上去甚是儒雅,拿着一个小型手握话筒,正在介绍殿前的月轨,据说是为了突出殿主人是女性而设置,在当年的天文价值其实很小。 声音很磁性,一下子就吸引住了黄萌,走过前去,静静聆听。

黄萌,是学园艺学的,对历史不是太了解,纯粹是被声音吸引,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男子让她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淡淡地容颜,不是那么棱角分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很好看,不是英气逼人,也不是柔弱,大概就是居中的刚刚好。

黄萌跟着人流听了一会儿,看了殿中展出的文物。然后突 然想起今天最想去的地方是钟粹宫,去看古琴展。

黄萌忍住心里的那一点怦然心动,径直转身去了钟粹宫。

和别的地方人流如织不一样,钟粹宫的院落格外安静,古树静静的在院子里散发出朴素的气息。

黄萌,直接入内,走到大音稀声的唐代古琴面前,看到上面的隶书刻字: 巨壑迎秋 寒江印月。万籁悠悠, 孤桐飒裂。

有些似曾相识的恍惚,眼前出现一个画面,一个黄衣女子执剑而歌:寒江印月。万籁悠悠。旁边一个男子席地而坐,膝上放的正是这个桐琴,优雅的弹着丝弦。

黄萌被这真切的画面吓住了,走上去,似乎想走近看看这个女子的面容,却被一阵风卷入铜镜中。

第二章 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梦朝

这是一个历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年代 。

黄衣女子执剑而歌:寒江印月。万籁悠悠。旁边一个男子席地而坐,膝上放的正是这个桐琴,优雅的弹着丝弦。

黄萌穿越进去,附体到黄衣女子身上。

一瞬间,男子的琴声停下来了,抬头。黄萌抬眼望去,啊,居然这个男子和在紫禁城里看到的那个导游非常像呢。怎么回事?

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黄衫,但已经换成了另外一种飘逸的女子风格,抬手,头上的发饰也变过了。

黄萌望向四周,这是一个山谷,四周只见峭壁凛冽。这是哪里?

黄萌带着心中的疑问,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男子优雅的收起琴放入琴囊,背在背上。 这个画面,安静而美好。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味道,似乎二人已经相识千年万载,好像二人曾经一起走过四海八荒。

男子背好琴囊,缓缓走向黄萌,拉着黄萌的手说:“梦儿,我们回宫。”

黄萌有点懵,梦儿?我的名字嘛? 想开口问,话到嘴边又忍住了。这个男人就是莫名的让她感到快乐、信任。她跟着他走,到了谷边。

男子一运气,拉住黄萌腾空而起。黄萌感到自己身轻若燕,耳畔空气忽忽声,鼻尖有点点梅花的淡香。男子握着自己的手心的温度随着高度的增加一点点增加,暖洋洋的。人在空中,黄萌却莫名的有种躺在家里的鸭绒被里的温暖感。

闭眼,再睁眼,只见二人已经落到一片地上。

地面旁边一棵树,树上拴着一匹马,高大,白毛。 男子走过去,拉着黄萌飞身跃起,落到马背上,调整好坐姿,把黄萌紧紧的搂在怀里,一扬鞭,马儿飞驰而去。

几柱香的功夫,马儿在一城门前停下,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对着守门的卫士一晃,人都没下马。 守门的卫士一见,立刻跪下。起身,打开城门。

黄萌心想:“他说进宫,这不会是皇宫吧。难道我穿越到宫斗剧里了?“

城门大开,黄萌忘内一看,傻眼了,这不是紫禁城的格局吗?我这是穿越呢还是穿回呢。

男子进宫,来到钟粹宫前下马,马上有一个黑衣男子过来,把马牵着。 男子把背上的琴囊取下,递给黄萌说:”梦儿,琴归原主,你收起来吧。“

黄萌大眼一转,啊。”这是我的琴?“

算了,虽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身体里的熟悉感和信任感让黄萌没有多问,接过琴,进内,只见里面的呈设是女子书房的格局,一个雕工精细的木箱,一个紫檀木琴桌。黄萌想也没想,就把琴放到琴桌上。 抬眼望去,木箱上方有一面铜镜。

窗外一阵阳光过来,照在铜镜上,泛出一阵金光。

黄萌有些眩晕,再定睛一看,整个人又飞起来了。

第三章 天上地下两相逢

四海八荒那是 世间分为天界、人间、冥界。除了凡人不能上天入地。天界、冥界的神仙都可以上天入地。

那一世,黄萌是天界女皇。

黄萌不知道自己穿越到远古的冥界了,睁眼一看,四周全是各种凶神恶煞的小鬼,自己在一个宫殿中。这个宫殿却不像紫禁城里的宫殿,黑漆漆的看不出四壁的材质,空气中响着悠远的冥界音乐。

黄萌瞬间感到恐惧,然后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居然是紫禁城偶遇的那个男导游的面容,然后心里顿时安定一点点了。

音乐声突然停下,前方油灯亮起来,照见前方一个金色宝座,宝座上嵌满白骨,有写瘆人。宝座有点高,黄萌需要仰头才看得见上方坐的“一个人”,头戴黑色冠帽,身着玄色服饰,脸有些黑,倒是和衣服的颜色很匹配。男子满脸冷气,看不到表情变化。 这是? 黄萌脑子里一个个问号。

旁边突然闪出一个小鬼,对黄萌说:“见到我们帝君,还不下跪。”

黄萌有些懵:“帝君。”

男子冷冷的不带任何音调的声音响起来,:“芷弱,住口。她是天界女皇,见到本帝君可以不用行礼。”

黄萌闻此言,更懵了,我?天界女皇? 这是哪跟哪呢?不管了,女皇总归不是坏事吧,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为什么有个女皇还有个帝君呢?不管如何,这里肯定不是我的地盘。我沉默就好。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黄萌一言不发,在芷弱看来倒是气势逼人,暗想“ 我不知道天界的仙们都是什么样。这天界女皇倒是有气度,不像那些凡人女子,一来就被吓到瑟瑟发抖。”

他是不知道黄萌此刻心里也是瑟瑟发抖,只是没有表露一二而已。

她此刻脑子里都记忆还是现代黄萌的,一天之中从黄萌到梦儿到女皇,她被这三个角色转换吓懵了,只能不变应万变,找到机会回去为上策。

帝君看她没开口,也没啥表情,一张扑克脸,像被冻住了一样。 飞身下座,很自然的拉着黄萌的手说:“走,吃饭去。”

黄萌感觉到手的温度和山谷里那个男子很像,突然就安定下来,不怕了,跟着他来到宴池。

只见池中一滩黑水,水里漂浮着白骨以及各种水果。

黄萌感到胃中一阵恶心。 帝君看了下她说:“抱歉,我这里不比你九重天里的美食。你凑合着吃点。”

然后手突然变长,伸向池中,刨开白骨,抓了两个桃子,递给黄萌,这个算和你宫里蟠桃最像的了,虽然比不上,也好过白骨。 黄萌接过来,放在手里,半响没动。帝君自己不客气,再长手一挥,捞过池中白骨,放入嘴里,啃得嘎嘣作响。这么恐怖的画面,帝君吃得倒是极其优雅。看了一会,黄萌也饿了,忍住面对这潭黑水的恶心感,将桃子塞入嘴里,也就这样给自己祝福生日快乐了。权当寿桃。 味道很平淡,完全没有记忆中水蜜桃的甜蜜。 黄萌吃完两个桃子,也就饱了。突然想起什么,说:”我要回去。“

帝君以为她要回九重天。其实她想回到人间。 帝君面色第一次带了些犹豫说:”你我二人有婚约在,你住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妥。 你为什么要回去?”

黄萌被“婚约”二字惊讶到了,这是什么鬼地方,这是什么鬼婚约,难道我要在这个地狱般的宫殿里终老?

第四章 近乡情更怯

婚约。 黄萌现在不知道是啥情况,也不敢随便问,暴露自己的穿越事实。在这鬼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也不敢自己乱走,只知道想回人间,也不知道如何回人间。

看到帝君的表情,黄萌第一次仔细看了看这个男子,大眼,宽额,国字脸,也还是挺帅气的,眼睛里带着锐利而明亮的光。人说,相为心生,这样看上去,这个男人也不坏。或者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这样一想,她心里一宽,开口胡诌道:“吃不惯,你这里的东西太难吃了。我饿。”

帝君被她这一番话愣住了,哈哈哈,仰头大笑:“第一次,有人说我这里东西难吃。这样吧,我每天派人去你的九重天,摘你园子里的水蜜桃来给你吃,可好?”

黄萌一听,“我园子,难道我是王母娘娘?” ,虽然没听明白状况,但有好吃的,自然是频频点头谢过。

黄萌想明白,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这冥界安住了,吃的问题解决了,每天有好吃的水蜜桃,她也满心欢喜。有时觉得无聊,就找帝君要了一片空地,要知道黄萌在人间的专业是园艺,种花种草是她的特长。只是不知道这冥界能否种成功。 每天吃过的水蜜桃核,黄萌也把它埋到地里,浇水。 另外,找帝君要了一些花种,这里只有彼岸花。虽然黄萌觉得这花的寓意不怎么吉祥,但人在屋檐下,也就入乡随俗。 另外,找了很多草来铺上,看上去,也有点人间足球场的味道了。

没事的时候,黄萌就躺在草地上,怀念人间的太阳。冥界,是没有太阳的,黑为主。

帝君每日忙忙碌碌,估计要处理投胎的或者下十八层地狱的人的分配问题吧,一天大概每天下午会有半个时辰有空,就像闹钟一般准点的过来看看黄萌。也不说话,就陪她躺躺。

黄萌开始觉得奇怪,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由他。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也就这样。

黄萌再没有去过那一滩黑水的宴池,每天吃着专人送来的水蜜桃。 一日,她突然醒悟了,既然冥界有人能去九重天,自然我也可以去,而去据他们说那里是我的地盘呀。 回到九重天,也许我就有办法回人间了。婚约嘛,既然是约,就还没成亲,后面再说。

于是,这一日,她便尾随往常送桃子来的小鬼,跟着他翻云驾雾来到九重天。 黄萌意外的发现自己还有神功,看来不仅是穿越了,连功夫都带上了。

小鬼穿过一片宫殿,走入一遍桃林。

久在冥界,没有看到这些柔和美丽的色彩和光芒,黄萌揉揉眼睛,带着惊喜,步入桃林,啊,原来我在天上有这么大一个园子。

小鬼径直去了一棵看上去挂果最多的桃树,攀折。

黄萌突然醒悟,我不是来吃桃子的,我是来回我住的地方的。只是,这里这么多宫殿,我住在哪里呢?

Blog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