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Jie +

内观早晚练习的坚持之路

前言:修习内观Vipassana进入第6年,最难的是什么? 不是一次次课程中的止语,不是忍受盘腿的疼痛,不是30日不与外界联系的与世隔绝。是每日生活中的遵守戒律,更是每一日的早晚1小时的内观静坐练习。 从2012年3月第一次上完内观10日课,我花了1年半时间才做到可以每天早晚坚持1小时的内观静坐练习。从2013年9月坚持到现在,一些心路历程,记录下来,分享给同修们参考。

2012.3月在新西兰内观中心上完第一次内观10日课,记得葛印卡(S.N. Goenka)老师在开示里说:你们回去后要坚持早晚各1小时的练习。能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最好。

对此,从刚结束课程,热情未消就开始练习。那时候,住在国际青年旅舍,居无定所的在新西兰旅游。大概坚持了两三天,就不再坚持。

中间,在新西兰或澳大利亚做法工(义工)期间可以坚持,其他时候就偶尔早晚练习。

直到9月回到成都,开始每天早晚的内观功课。

第一阶段 焦躁不安

每天早晚大概坐30分钟或40分钟,就心烦意乱,心猿意马了。这样,大概过了半年。

13年5月去漳州再一次上内观10日课,我特意就这个问题,请教宋俊英老师

我在家每次坐不满1个小时,怎么办?

老师回答

一定要坚持到1个小时,这个时间是有道理的,你以后就知道了,不满1小时没有效果。

回成都,我记住了老师的话,每天提醒自己要坚持满1个小时,但现实骨感,仍然无法坚持坐满1小时。

日常的功课除了早晚的练习,还有尽量每周参加共修。为了坚持内观之路,每周末我只要在成都,就坚持去共修。共修点,多位同修一起,自然坚持起来容易多了。每周坚持半天的共修,恢复一周的能量。每次共修结束,从共修点走出来,我都感觉神清气爽。

就这样: 早晚大概30、40分钟的练习,偶尔还有中断,加上周末的共修。这样坚持了又大约4个月。

第二阶段 渐入佳境

2013年9月,我到缅甸仰光的内观中心 Dhamma Joti上了1次10日课,课程结束后,在缅甸境内旅游。偶遇一个澳大利亚老太太,与她拼房同行旅游。神奇的是,从在酒店开始,我早晚1小时的内观练习,可以坚持下来了。因为在酒店,没有专门的打坐场地,我就在床上练习。

不知道是因为缅甸的气场还是什么。总之,这次之后,之前难以克服的每天早晚坚持1小时就可以坚持了。

第三阶段 坚定决心

2014年2月,在马来西亚内观中心 Dhamma Malaysia做法工(Dhamma Worker)时,从一个师姐那里了解到,如果我要后续上四念住(Satipatthana Sutta)课程,我就需要尽量保持每天两小时的静坐练习,要上长课程(20日及以上),需要过去两年每天2次静坐一小时。

我开始下决心要坚持每天的练习。

中间经受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挑战。 有时在旅行中,在飞机上,就直接在飞机座位上打坐;在房车里,就直接在副驾驶位置上打坐; 有时,如果坐早班飞机,就要4点前起床,打坐一小时。

这几年还经历了生活地点、工作、住房等的变化,我都坚持早晚的功课。

至于工作对早晚内观的影响,我个人体会是:如果固定的职业,对于早晚内观的坚持是有好处的;如果是自由职业的阶段,要坚持早晚内观练习对于个人意志力要求更高。

相比早上的静坐,晚上的更难坚持。我要求自己不论多晚,都补上晚上的功课。这3年多来也有偶尔因为有事,晚上太晚,第二天才补功课的时候,偶尔一两次。早上清净,基本只要自己不睡懒觉,6:00-7:00的功课都可以坚持下来。有偶尔一两次起晚了,就上午另找一个时间补上。

从2013年9月开始坚持早晚内观1小时的功课,事实证明,早晚的内观静坐,对于我,的确有可以减少1个小时睡眠的功效。同时,内观不是典礼不是仪式,它融入生活,而每天早晚的功课让人受益甚多,一些白天因为某些原因产生的负面情绪,在晚上内观静坐中就慢慢消融了,如同做一次心灵的spa,清理完每12小时产生的心灵污垢,擦亮我们心的镜子。

但至今(201801),我还不能做到固定时间、固定地点的练习。地点,如果在家能固定,而时间随着每天的不同有细微的变化。

ChangeLog

1、 20180131 :田捷创建

Blog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