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Jie +

关山月 第三章

第三章

1

白青不知道关月发生了什么,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把她抱住。 此时的关月着装还是男儿身,这长安的民风虽然开放,还是瞬间周围就一群的围观人,看着这一对男女,奇怪的,玉树临风的男子在一个白衣女子怀抱中大哭。 关月感受到周围聚集的人儿,于是止住哭,拉着白青的手,轻功起,上马,扬鞭。在马背上,白青说:“你跟我走吧。我在长安城里已经租下一个院子,不大,也够生活了。” 关月点头。 两人在马背上换位,奇怪的是生长在江南的白青居然骑术很好。 短暂片刻的光景,马儿停在一个大院前,院前挂一木匾,匾上写着隶书的 “白青山庄”四个字。关月笑了,说:“姐姐,你可真是有趣,在长安城这么快又建了一个白青山庄。” 二人下马,入内。大堂里,八仙桌边坐下,白青拍手,一个绿衫小姑娘上前来,沏上一壶热茶。却是江南的龙井,熟悉的豆花香,让关月一下子有了类似故乡的温暖。 轻轻的喝上一口,关月一下冷静下来,刚才的发泄,把这些天积累的情绪都释放了,这个小姑娘一下子又恢复了往昔的沉稳。开始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白青 。她脑子里一下有了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白青会来长安找她?为什么白青会在这里准备好一个院落?为什么会突然遇到白青?这一切都不像偶然与巧合。 白青看出来她的疑问,开口道:“你先吃点东西吧。然后我会把这背后的一切都告诉你。你也大了,该知道了。现在天下格局已变,于私于公都需要你了解这家国情仇了。” 第一次见白青如此郑重的说话。 晚饭关月匆匆吃过,这是近一个多月,她吃得最好的一次了。心满意足的吃完,二人到月光下的院子里,分别坐在两张藤椅上,舒服的姿势半躺着。旁边还是两碗龙井,白色的越瓷碗,衬托着绿色的如旗如枪的芽头,如画般美好。 白青用她那温柔的声音开始讲述: 很多很多年前,有一对男女,非常相爱, 然后走到一起,在西域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一天,远方大唐来的一个姑娘走入了他们的生活,天真无邪,面容姣好,细腰,喜欢上西域的风土人情,不愿意离开。男人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她,女人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她。 女人怀孕了,却因为儿时的一些疾病,很可能无法正常分娩,有生命之忧。这时,这个姑娘说自己会医术可以保住母子性命。此时已经知道会是一个双胞胎,男人求姑娘施救以仁医忍术。姑娘却提出了两个要求:“1 他日大夏若和唐开战,需要男人支持唐。2 她要成为男人的妻子。” 男人为了女人和一对子女的性命,答应了两个要求。 女人活过来了,知道这消息后,痛不欲生,化身鲛人,远离西域。只每年孩子们生日的时候回来一次。 关月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道:“原来她才是我们的母亲。” 白青说:“你的母亲是我的师傅,我所有的武艺都来至于她。她虽然不能陪伴在你们身边,却一直爱你们。见你留书走后,便让我来长安找你。白青山庄,虽然地处舟山群岛,却是有一支暗卫,分布在大江南北,消息灵通。我来长安,知道大夏和唐已开战,便在长安等你。这些当年的爱恨情仇,大概都到了了断的时候。你母亲善良一生, 希望你以大局为重。天下苍生为重。” 关月听闻此,有些恍惚,却是这些年来各种疑问都在此刻消除了,原来如此。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前缘的。

2

皇宫 李无极,嗯,这是他的真名,当今太子,一回来立刻进宫,拜见父皇。当今天子,唐贤宗李定。将榆林战事情况一一向父皇禀报。3000铁骑出宫,一人返回。李无极,于他,是奇耻大辱,而能全身而退还是因为偶遇关月出手相救。这一段他不知道为何没有报告父皇,也许因为这里涉及情之一字。 唐贤宗大约不到五十的年纪,养尊处优,有些微胖,但精神矍铄,双目闪亮。他大度的说:“太子,此行难为你了。夏布奇兵,出奇阵,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你虽败犹荣。他们意不在榆林。此战试探,一定会兵临长安。我大唐需和西域都护府,楼兰残留的将士一起对敌。” 李无极有些惊讶:“楼兰已被我们灭国,成为西域都护府。将士残留不多,还能助我大战?” 唐贤宗说:“这其中的恩怨情仇太久了,以后朕跟你细说,你也到该知道这些事的时候了。你回来一路奔波也累了,回府去吧,去陪陪你的太子妃。飞燕这些日子甚是牵挂你。“ 太子退下。 太子府。 夜深了,皓月当空。李无极在门口,月下徘徊,想起那一日,在客栈外的空地处看着独自舞剑的关月,第一次发现他是女子的那一刻,那画面美得像梦幻一样,那晚温暖的拥抱,关月脸上晶莹的泪珠,清晰如昨。不知道她在长安城里哪里下榻了?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自己白日里狠心的离开是对还是错。 想到这里,他一点不想回去面对飞燕,他的太子妃。 沉思半响,掉头而去。 只见他来到礼王府门口,他的大哥,当今大皇子,李无礼。门口守卫见他,立刻进去通报,瞬间,着便装的礼王出门迎接:“太子,你回来了。” “大哥,我今日回来,有些疲惫,在你府上借住一宿。” 没有多说,兄弟二人的默契,太子去了自己常住的那间客房,只见房内一切都打点好了,他熟悉的床和摆设。躺下,和衣而卧。 那边,太子府。太子妃高飞燕,盛装在府中大堂等候,半响,下人来报:“太子妃,太子去了礼王府。” 太子妃闻言,掩饰不住的失落,自我安慰到:“可能太子有事要和礼王商议,如今大战在际,太子 一向以国事为重。” 面上还带着微笑,可是水袖下的右手却是忍不住颤抖。 这一夜,圆月夜。 关月在白青山庄,辗转反侧,消化着听到的消息,不能入眠。 太子在礼王府,躺下即睡,在梦里闪烁着关月的身影。 太子妃在太子府,孤枕而眠。 玄三在将军府,研究地形地图,为大战准备。 鲛人在舟山岛,水中浅眠。 这漫长的一夜,终于还是过去了。 东方既白。 过去的都会过去,对过去的解释决定我们对现在和未来的态度。 将军府 玄三正在训练队伍:”大家好,我们凌云军今日组建,300人的精兵强将,人不多,却是集我西域都护府精锐,为的是天下太平。战乱将至,我等每日训练,待前方旨意前来,就随我一起沙场点兵,用你我鲜血,保卫百姓和家人的平安。“ 300将士,已经全部着甲衣配宝剑,组成两队,领头将领分别为楼兰国的昔日护卫,此刻已化名 青一、蓝二。

3

关月一觉醒来,脑子里被昨晚的信息冲击,大概一晚上就睡了一个小时。心里的茫然、悲痛、迷茫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而对李无极的思念更是让她难以忍受。只分别一天,不到48小时,可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捱。 想到临别前李无极说的“有事到太子府找我。” 关月忍不住了,没有吃早餐,没有和白青打招呼,出了白青山庄。问路到太子府,只见门前左右两个巨大的石狮,太子府的气派不言而喻,对于从小在楼兰长大的关月,倒也没有什么震撼之感。 只是关月此时还没想到李无极可能是太子,于是对门口的守卫说:“我找李无极。” 守卫怒呵:“太子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吗?看你年纪轻轻不想活了?” 关月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这些天认识的李无极是大唐太子,想到楼兰被灭国之战,她顿时全身冰凉,两人还能有未来吗? 不知道。 关月鼓足勇气拿出玉竹请守卫通报。守卫见此信物,顿时态度转变说:“太子还未回府。抱歉。” 关月不知道李无极昨晚未回府而眠,以为对方不愿意见她,顿时心里一片冰凉。转身而去。 回到白青山庄,关月脸色煞白,一言不发。白青见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边太子府,中午时分,太子离开礼王府回家。太子府门口,守卫禀报:“今晨,有一少年拿玉竹来找您。”太子大喜问:“人呢?” 守卫说:“太子不再,他便离开了。” 太子问:“为何不留人?”守卫诺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太子见状,也知自己是因关月而失态了,忍住心中的情绪,大步入府。 那边厢,太子妃高飞燕盛装,笑脸相迎。太子看到眼前明眸善睐,举止稳重,着华服的太子妃,脑子里想到的却是那着男装,潇潇洒洒的关月的倩影。 这一次错过,不知道何时还能再见。 看着桌上的梅瓶,瓶里插着紫藤,太子转移换题:“这我离开,院子里的紫藤都开了啊。” 太子妃笑盈盈的说:“是啊,院里太子当年种下的紫藤已经开花了,知道你喜欢,我今早特意命人就着露水剪下几枝,我亲自插的。” 太子道:“太子妃辛苦了。” 关月在白青山庄,一病不起,这一躺就是三月。她也不过问天下大事,就是每日吃饭,喝茶,练剑,偶尔和白青聊聊天。两人的相处模式,有点像她当初在舟山群岛被白青救起后的那段时光。只是,关月明显的沉默了 ,也瘦削了,经常会看着院子里种的玫瑰发呆,也不知道是想什么。 白青山庄里,如同世外桃源。而院子外,天下大乱。 三月里,三次大战。夏与唐。一平 一胜 一负。 楼兰的旧部,玄三的300铁骑凌云军,全部参加了三场战役,受伤无数,死亡也有100多。三位统帅 玄三,青一,蓝二尚安好。 三场大战,一位神秘的剑客,名闻天下,孤身一人在第三场关键战役,突然现身,与三位统帅,联手四剑合璧,击退夏军,为大唐赢得三月来首场胜利,缴获大夏马匹200,杀敌无数。 这位剑客的英姿和故事,快速在整个长安城流传开来,没人真凭实据,都是谣传。最多的一种说法是剑客剑带夜明珠,会吹笛弄箫,神出鬼没。还有一种说法是这剑客曾经用草药,救了百余受伤士兵,宅心仁厚。民间称他为明珠大侠。 而皇宫内,金殿上也在讨论如何对这位剑客封赏,而问题在于他神出鬼没,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 天气渐渐热了。夏、唐两方都在休养生息,却是知道最后的决战不可避免。一定会在冬雪来临之前。

4

民间各种谣言八卦,宫廷里也是不安。太子战败回宫,虽然皇帝没有任何处罚,三王子李无义、四王子李无廉却是各种心思。 礼王爷和太子向来关系密切,朝堂上一直力挺太子,而其他官员,却是各有派别,除了高宰相,是太子妃的父亲,一向明显偏袒太子。其他官员,最近却是风向各有变化。 看来平静的朝堂,水下风起云涌。李无极回长安三月,身上伤已在御医精心治疗下好了,但心情却更加沉重了。 大唐胜利的那一战,主将是兵部尚书王退之。虽然中间杀出一位明珠将军,犹如天助大唐,但无疑这场胜利的功臣是王退之,而兵部尚书一直是是三王子李无义的支持者,这个局面对李无极极为不利。 最后的决战的主将选谁,成了近日皇帝的头等大事。金殿上文臣武将各有主张, 支持王退之的居多,高宰相支持太子再次出征,还有支持四王子的,四王子李无廉论武艺,无疑是四个兄弟中最强的。 此战,只能胜不能败,否则以大夏的野心,长安有破城的风险。 皇帝一直未下决心,派出御林军在长安城内遍寻明珠将军,希望他加入唐军,名正言顺的作战,却一直无果。重金悬赏的告示也已经公布出去,可是没有消息。 楼兰旧部的将士,驻扎在长安城外100里处,近可攻,退可守。在上一战结束后,这些将士们也没有再见过明珠将军。 白青山庄,关月正和哥哥关山相拥而泣。白青在旁边看着二人久别重逢,也忍不住抹了抹眼泪。 二人一别经年,这次在长安相遇,真是奇迹。 关月问: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关山没直接回答,说:我们来一曲合奏春江花月夜吧。 玉笛,铜箫,时间如同回到了那年他二人的生日那天。那年那月那日那么美好,花好月圆,一切暗流都未涌现到水面。 音乐的旋律响起,院子里的玫瑰随风荡漾,如同跳跃的音符。白青忍不住,翩翩起舞。这一刻,时光停滞。没有了长安城,没有了刀光剑影,只有这兄妹团聚。只是关月还是着男装,看上去风流倜傥二人,与白青的舞姿相得益彰。 一曲终了,关月突然啪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关山惊呆了,“关月,你怎么了。刚见你气血不足,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白青想开口说点什么,被关月摆手拦住了。 关月说:“没事。我小病一场,已经好了。哥你放心吧。” 关山仍然不放心,但看关月没有想说的意思,也没有追问。关山说:本来还想和你一起练剑,看你这样,先算了,你好好休息。 日子就这样缓缓流淌,关月每天喝茶、练剑、和哥哥聊天,精神逐渐恢复,红光逐渐呈现在脸上,不再像开始那段时间那么回避各种消息。 这一天,关月终于第一次主动问起大唐和夏的战事,关山说:“三月三战,负,平,胜。玄三叔叔他们都来了,如今驻守在长安城外100里处。马上最后的决战就要开始了,据说最后大唐的主帅定的太子李无极。” 关月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心跳加速,脸色大变。 关山捕捉到这个瞬间,直接了当的问:“你们认识?”。 关月说:“听说过,太子。 哥,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我的,但我知道你来长安一定是为了这战事。父王说过要助唐退夏。哥,我想去参战。” 关山说:“可以,你可以去玄三的队伍。这一战,也是决战。我也会上场。战事结束,我准备离开长安,去浪迹天涯。你呢?” 关月说:“我想找出当初的内奸,为国复仇。然后和白青回舟山群岛。” 关月此刻,还没有把白青告诉她的母亲的故事告诉哥哥,不知道为什么,直觉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圣旨终于下了,太子任主帅,兵部尚书王退之为副帅,择日出征,与夏决一死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5

白青山庄。 关月要去凌云军参战一事,得到白青极为强烈的反对。关月认识白青这么久,第一次见她如此发怒。 白青连珠炮的发问:“你身体完全康复了吗?军队里少你一个女人吗?要上战场有你兄长和叔叔。你去了,能对战局有巨大影响吗?” 关月说:“没有,不少,不能。但我想去。” 白青说:”你疯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哥哥没有完全看出来,我略通医术,还是知晓一二。你不想说,我也没有说。你是救人把真气耗尽,再加上情绪失调,整个人现在和没有练过武的平常女子无二。你这去战场,这是疯了!“ 关月没有回答,却是默默的收拾行囊。 白青发火第二日,白青人不见了。八仙桌上留书一封:”关月,师傅命我来长安照顾你。可是你长大了,我思考一晚,终究这是你的选择,还你自由,也许才是最好的守护。我走了。白青山庄我已经买下,地契等凭据全在信里,留给你。我还留了一个丫环,帮你打点院里,她从我来长安一直跟着我,很熟悉院子里的情况。我回舟山陪师傅和小黄花、小绿海了。代问关山好。” 关山并不知道前日二人对话,对于白青的离去甚为惊讶,只是此刻,也不是多考虑的时候,两人起身上马同去凌云军驻地。 出了长安城,马行不到50里,关月的马儿速度慢慢地落在后面。关山调过马头,看出异常,没有发问,直接飞身上关月的马,右手握住关月的脉搏,大惊。“关月,你……你现在真气全失。” 关月见关山发现了,也就浅浅笑到:“哥,是的。我现在身体状况不如从前。潜游去舟山的寒气瘀积,加上来长安路上遇到一场战事,耗尽真气。” 关山这才意识到这事儿的严重,勒住缰绳,道:“我们不去参战了。回白青山庄,我为你疗伤。” 关月摇头:“国泰民安。“ 关山想起那年在交河城大佛寺二人的对话,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那一刻多好,忍住泪,答:“风调雨顺。” 关月笑了,”你看,无论如何我们都能找到彼此。我知道民间盛赞,官府悬赏的明珠大侠是你,我为你骄傲。“ 关山没有直接回答,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让关月恢复健康。 二人正对话间,马儿突然一阵嘶叫,扬蹄,地动山摇。关山抱住关月,飞身下马,滚动之势,滚到另一匹马儿的腹下。旁边一颗树,突然断裂,倾倒下来。关月见状,飞速滚开。 只见远方尘土飞扬,房屋坍塌。 地震! 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地震。关月抱住关山,不敢再轻举妄动。地面的震动感一阵一阵的。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地面安静下来,关月抬眼看去,远方的草屋已经塌了,过河的石桥也坍塌了。天崩地裂的世界。 怎么办? 关山成年后第一次这么紧的抱着弟弟,第一次觉得不对劲了。关月被一种巨大的恐惧感包围着,突然心里一种轻松感,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儿女情长,家国仇恨都不是事。她突然害怕再也见不到关山,再也见不到李无极了。伸手握了握脖子上的玉竹,然后开口,对关山说:“哥,我是你妹妹,不是弟弟。” 开了口,就好办了,把白青告诉她的故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关山。 二人没有明白,为什么父王一直要把关月当男孩养。关月转述的白青讲的自己父母的故事,亲身母亲的故事,带给关山的震撼,非同一般。听完,关山仰躺在地上,四肢摊开,双眼紧闭,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在思考。

6

躺在地上,关山和关月闲聊:“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你看,天地也可能震动,也可能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关月点头:“是啊,哥,我突然不想参战了。觉得这一切百无聊赖,这次我坚持要去参战,伤了白青的心。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一直未能回报一二,我想去舟山找她了。” 关山说:“这场地震,不知道是不是天兆,这一战打不起来了。各自休生养息,不知道要好多年。” 关月又说:“哥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白青姐姐对我特别好,我很喜欢她,如果你们可以在一起,我会很开心。白青比我们大一点,但是看上去和你也很般配。我在长安,有观察,你们相处也很好。” 关山闻言有些惊讶,笑道:“你长大了,可以替人作媒了。婚姻大事,我还没考虑。白青很好,你想去找她就去吧。我在想父王到底是爱我们的母亲呢还是爱 上了继母?” 关月没有想到关山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说:“父王会答应继母的两个条件,到底是为了母亲呢还是为了和继母在一起,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我也曾不停的思考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也许感情的事,只有她们三人知道。母亲选择了离开,选择了给彼此自由,也许是对的。” 两人没有再就这个话题深入了,也许都知道这里有很多无法深究或者说不敢深究的问题。地震,改变了战争。没有任何人想到的一点。 路断了,要离开这里,无论是去凌云军驻地,还是回长安,还是去舟山,都要绕很远的小路。这一次,关山最后决定陪关月一起去舟山。 这一战,没有开战,因为一场地震,各自收兵。 坊间各种谣传,此起彼伏。 不管长安城里怎么闹翻了天,地震死伤无数。皇帝忙着救灾,士兵也都改忙着修复震后的房屋,各种忙碌。 关山、关月跋山涉水,一路奔波,来到江南。已是第二年春。 舟山群岛上,关月依着记忆去寻找木屋,寻找白青山庄,却是不见了痕迹,彷佛当年是一场梦。玩耍的沙滩还在,杏花树还依然,而建筑没有了,人更是找不见。关月有些慌张了:“难道这里也地震了。不至于啊,长安距离这里太远。”关山说:“不要慌。再找找。” 两人沿着关月记忆中曾经踏足过的足迹,走了一遍又一遍。荒无人烟,好像从来这里没有过人。没有建筑没有见到鲛人。如果不是有些树木还似曾相识,关月会以为自己做一场梦,梦醒了就了无痕迹。 黄昏时分,两人都累了。关山问:“那你打算如何?” 关月说:“我想起来,白青曾经告诉我,如果有一天她不在白青山庄了,那么会找一个有山有海有茶山的地方呆着,练功玩耍,渡此余生。你说哪里有山有海有茶山呢?“ 关山陷入了沉思,说:”我好像有印象,父王在我童年时曾经告诉我有一个地方叫福鼎, 产白茶,有太姥山,是传说中的神山,靠海。他告诉我如果有一天要寻草药,救人,可以去那里。不知道是不是白青心中的地方。” 关月说:“哥,那我们去福鼎吧。” 关山说:“你认为母亲会和白青一起去福鼎嘛?我想找她。可能母亲还在这里,她成为鲛人,离不开海。” 关月说:“那我们在这里住一个月,找些树木,搭几间木屋。山里有果子,海里有鱼,我们可以裹腹。如果能先见到母亲最好。我最后一次见她,就是在这里。一个月如果见不到,我们就去福鼎找白青。”

7

30天 每日,关月、关山二人过着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生活。 一日里两餐,山里的果子,水里的鱼用柴火烤,喝的水是山里的山泉水。 白日里关山练剑,关月真气没有恢复,大部分时间就打坐调息。 累了就在各自的小木屋里休息。 这里安静得除了每天早上有鸟儿的叫声,没有其他打扰。白日看太阳初升,晚间看夕阳余晖,星星点点。 关月如同吸收了天地灵气,气色也日益好起来,脸上渐渐有了红晕,不似当初在长安那么苍白。 偶尔,两人也会笛箫合奏,还是那曲春江花月夜。 这样的日子,简单、重复,而又过得飞快。 每日傍晚,二人会沿着海边转圈,散步,期待可以遇到鲛人。偶尔看到水面的波纹,大概也有水下生物的波动,却是没有任何联系。 一晃圆月夜。 关月突然想起什么,对关山说:“我上次和母亲遇见,是一个圆月夜。今晚,我们去海边找找她吧。“。关山点头同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月下,两人合奏一曲 春江花月夜,两人站得笔直,远远望去如画一样。 水里,突然一阵波浪涌出。水里,升起鲛人,鱼尾。远远地看着二人。关山、关月也看到了她。这一刻,母子相见,隔着海水、海浪。 关山、关月没有停止吹奏,而鲛人闻乐声 在水里幻化为人身,身形窈窕,翩翩起舞,三人如同心有灵犀,这一曲美的如画。除了音乐,没有语言。一曲终了,鲛人退回水底。 关山、关月二人喜极而泣,相互紧紧的拥抱,“母亲,母亲终于出现了。” 关月问:“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和我们说话。不过见到她安好,我们也很开心了。我们还要在这里等白青,等满30天吗?可能她是不会回来了。” 关山说:“我喜欢这里的宁静生活,这几年我们生活在各种复杂心绪中,从来没有这么宁静过。呆满30天吧,也许不是为了等白青,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于是,日子继续一天天这样过。 关山的剑法日益娴熟,偶尔关月也可以配合他练上短短的时光。 鸟鸣声中起,日落时分眠。二人的神仙生活就这样一日日,关月还捡了一块木头,来刻了一个小匾,匾上刻着 《关山月楼》,关山月用的楼兰文字,楼用的夏文。到25天时,差不多刻好了,挂在自己的小木屋前。 关月对关山说:“也是我们这一月的纪念了。万一我们走后,白青回来,见到这也知道我们来过了。” 关山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手艺?” 关月说:“在长安的那三月,无事和白青学的。白青的白青山庄就是她自己刻的字。” 日子就这么很快到了第 30天。 两人把烤鱼的柴火堆,烤炕,夷为平地。木屋没有动,《关山月楼》的匾留在木屋前。四周其余痕迹,他们都收拾好,夷为平地。如果不是还有这简陋的木屋,看不出来有人在这里住过30天。 启程,往福鼎。二人都从来没有去过那么南的地方。只能先去人烟处,问路,再行定夺行走路线。 两人来到一镇上,镇名升仙镇。二人找了一个茶馆,喝茶,也打听打听消息。这茶馆里人来人往,喝茶聊天的就是各种信息源。坐了一会儿,听了一会儿,二人大概知道了如今的天下大势:”果然,地震让战事停下。长安、大夏各自救灾,灾后重建进行中。这里的百姓都认为那一场地震是上天的警告。唐宫中, 太子出征遇地震而停,被天象官认为不详,宫中各种争斗,最后,四王子李无礼为新东宫太子,圣旨已下。“ 关月听到这里,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竹,然后放下。关山面无表情。 打听了消息,关山又问到了去福鼎的路线,此从江南去福鼎,路途也遥远,二人准备先找镇上客栈,稍事休息,也买点衣服等物品,再出发。

8

升仙镇 四海客栈。 关山、关月下榻于此,两人住在彼此隔壁。李无极留给关月的钱,在长安有白青在关月一直没用上,现在用上了,住店,买了新衣,这一次两人买了各一套白衣男衫,换上在舟山岛上几乎被磨破了的旧衣。两人都是男装打扮,又年长一岁了,越发的潇洒,倜傥。 远离人烟的生活固然潇洒,这在人烟深处的烟火气,也是一种乐事。 换了衣衫,关月拉着关山去市集上闲逛,看着水果摊上的杨梅,蔬菜摊上的春笋,都是新鲜的事物,还有卖紫藤花的、栀子花的,白色的栀子花,这里的人儿的风俗是习惯佩戴在衣襟上,香气随身而过。 关月看到,拿了一朵,在鼻下闻了闻, 香气袭人。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男儿身,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了。关山见状,过去拿去一朵,直接系在关月的宝剑剑柄处,如此也是相得宜彰。店主见此,笑道:“你们兄弟二人也是有趣,我第一次见一个少年,戴栀子花,这么相配,这朵就送你们啦,也是最后一朵。” 关月连连道谢,喜笑颜开的离开。看着关月像孩子一样的表情,关山嘴角也扬起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笑容。 在镇上他们没有太耽搁时间。住了一晚,就离开了,直奔福鼎而去。 一路上,南方的风景,春光无限。关月惦记着白青,倒也没有太多心思赏景,一路急行。很快,二人来到福鼎地界。 这一路,关月又吐了一次血,看来疾病未完全消散。关山心里有些着急,明明在岛上已经好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反复了,却也只有急急赶路,想看能否在福鼎境内找到那特殊的草药,同时心里也愈发坚定的相信白青大概是往这里来了,为的可能不是归隐,而是为关月找药疗病。

福鼎境内有一太姥山。二人没有在市集上停留,直奔太姥山而去。

很快来到山脚下,见一茶铺,铺内一个老人在烧水。一个茶桌,两张茶凳。简陋、简洁,又像是为关山、关月二人定制的。二人也没多想,走上前,要了两碗茶,解渴。来到这里,已经是福鼎产的大白茶, 称白牡丹,阳光下自然萎凋,无需发酵,茶叶在水中绽开如同绿色的牡丹花。茶汤清爽,带着一点点天然麦香。和二人之前习惯的北方的茯茶和江南的龙井截然不同的风味,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茶。

老人看上去六十来岁,精神矍铄,右脸上有一疤,细看五官极其帅气,虽然皱纹很多了,但仍然难掩那神采奕奕。除了给两人斟茶,也不多话。

茶铺是茅草搭的,四面通风。清风袭来,也是惬意,这里临海,风里带着一丝当地特有的咸咸的海味。关月突然就掏出玉笛,奏起了梅花三弄。 这一次,关山没有拿出铜箫配合,而是直盯着老人的手看,老人的手极其光滑,不像六十来岁的老人。

关月的梅花三弄,余音绕梁,最后一个音符时,突然中气不及,一口鲜血吐出。

老人闻声,抬头,轻声道:“姑娘,你身体不行啊。”

这一语道破关月的女儿身,这一语道破关月的身体状况。关山有些紧张,右手按住了剑柄,不知道这老人是敌是友。

9

老人见状笑笑:“二位不用紧张。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有半年了。白青庄主安排我在这里等候姑娘,只是没想到你们是二人同来。”

一听白青的名,关月大喜:“白青姐姐她在哪里?”

老人说:“二位沿着山路而上,半山腰有一凉亭,凉亭旁一条木栈道,沿着它行走,便可到庄主的木屋,只是白日里她大多在山里找草药,人不一定在。”

关山对老人的话还有些怀疑,关月却是深信不疑,拉着关山的手,便走。

山路不难走,山中有泉水,有绿树成荫,有鸟鸣悠悠,风景很好。行到半山,见凉亭,坐下休息片刻。关山问关月:“这老者有些可疑,你信他?” 关月说:“信不信无所谓,我就是有一线机会,也想找到白青姐姐。我知道她是为了给我找草药才来这里的,而不是归隐。我是心病,我要找到她。”

这样二人,沿着木栈道,行走片刻,便见到一小木屋,很小,甚至比二人在岛上搭的木屋,还要小。门口仍然挂着一匾,匾上书“白青山庄”四个字。关月见此,笑了,这一看就是白青的作风。是这里了,没错。

两人敲门,无人应答。里面只有一床,一桌,异常简陋,和之前的两个白青山庄的风格迥异。只见桌上放着一盘荔枝,正是荔枝的季节。一个茶壶,一个茶杯。小小的木屋,却有两扇窗,一扇看出去是海,一扇看出去是茶园。

两人坐下等白青。

天色渐晚,四周寂静无声。关月开始调息打坐。关山说:“我出去看看。” 提剑飞身而出, 迎着夜色入丛林。

关月打坐,脑子里浮现出认识白青以来的各种画面,水边初遇,山庄调养,长安重逢,山庄静谧生活,长安之别……。忍不住泪水点滴留下,一滴滴,晶莹剔透,滴到脸颊,滴落到地面。心里突然生起一种不祥之感。

等待中,关山推门而入,脸色发暗。关月一看不好,问:“怎么了?”

关山缓缓说:“关月,你要冷静。”

“我找到白青了。”

关月一阵狂喜:“她人呢?”

“我找到她时她正在悬崖上摘草药, 我还没来得及叫她,她就滑入悬崖。” “我看着她掉下去,太远,没有来得及救她。”

关月脸色煞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隔了半响,关月出声:“哥,你带我去,我要去看看。”

二人来到悬崖边,关山指着远处的一颗 灵芝,说:“那一株灵芝,和小时候父王告诉我的仙草长得一摸一样。白青就是在采这灵芝的时候失足落下。”

关山说:“这灵芝,你服下,旧疾可愈,真气可恢复。只是这悬崖太险峻。我明日白天再来为你采它。”

关月没忍住,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关山紧紧的抱着她。山间飞过一只老鹰,像一柄利剑插入人心。

这一夜,二人在白青山庄的木屋里和衣而卧,关月睡在床上,关山在角落里打坐入定。关月辗转不成眠,不相信白青掉下悬崖的消息,心里反复在想:“也许有奇迹呢,也许她能活下来呢?” 第一次关月对于在长安坚持要去参战而和白青吵架这件事,升起了深深的懊悔之情。她也想起了李无极,这一次,思念没有那么强烈, 也许这个人在生命中就仅仅是留下了榆林的那一个拥抱,那战场上的情谊而已。他,终究是别人的太子,别人的夫君,别人的李无极。白青的掉崖的悲痛,冲击了那埋藏在心里对李无极的深情。

这一夜,二人都没有入眠。关月胡思乱想一晚,关山打坐一晚。

就这么到天明。桌上的荔枝颜色在渐渐变暗。淡淡地果香在空气里散发,点滴,若隐若现。

太阳依旧升起,鸟鸣山更幽,而关月怎么也不愿意面对白青不再了这个事实。关山想去采灵芝,被关月拦住了,说:“你的武艺和白青不相上下,她掉崖,你去也有危险,你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要你为我赴险。我现在身体除了没有功力,无法与人对阵,其他与常人无异,哥不用为我操心。我想在这里一个人住一段时间。哥,你不是一直想浪迹天涯嘛?现在是时候了。”

关山不放心关月一个人待在这里。而关月坚持。最后,关山把身上剩余的银钱全部留给了关月,下山时惊讶的发现茶棚和老人已经不见了踪迹。兄妹二人就此别过。

关月留在福鼎太姥山的白青山庄。 关山一人携剑离开。

10

这边厢 关山、关月在福鼎太姥山别过。 那边厢 长安城地震后,各种修复,各种灾后重建,由四皇子李无礼主持大局。

凌云军地震半年后,全部返回交河城,如今的西域都护府。

玄三在长安停留的时间里,知道了原来那年他钓鱼时偶遇的人是四王子李无礼。

暂时没有了战争的世界,一片祥和,地震没有波及到西域都护府。离开时的300凌云军,返回200人,其中还有一半伤残,战争、地震都波及了这支精锐部队。

回到西域都护府,将军卸甲,兵士疗伤的疗伤,休养的休养。将军府里一片忙碌, 青一、蓝二这次都正大光明的住进了将军府。四王子李无礼的建议下,皇帝给了凌云军尤其三位主帅大批赏赐,都是各种珠宝,只是对于从小见识过大批夜明珠的三人没有太大吸引力。赏赐大多换成了粮食,分发到军中各士兵家中。

由于地处偏远, 战事也没有波及西域都护府。

一年多来,这里的百姓也是安居乐业,一派祥和。玄三将军忙碌完一阵,也就慢慢清闲下来,每日里和兄弟们练剑,读书写字,如此而已。

太子府, 李无极也是难得的清闲,只是他这份清闲多少源于四皇子李无礼的崛起。很多重要朝中大事,皇帝都交与了李无礼处置。

于是李无极也就常常独自在家中练剑。太子妃高飞燕,见此,有些忧虑忡忡,但她终究识大体,没有多话,也就每日更加细心的安排好太子的饮食,精心准备太子爱吃的馕。不知道为什么,太子从榆林回来后,爱上了馕。于是太子妃,亲自找来自新疆的厨子学习,在太子府厨房里做了个馕炕,烤馕。芝麻一粒粒,出炉的时候异常的香,芝麻香,面粉香,烤炉香 ,交织在一起。太子就着一瓶酒,可以一口气吃上十个馕。太子妃对此有些不解,但是看着太子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也是心里甜蜜蜜的。

地震后,李无极命太子府中护卫在长安城里遍寻一个携剑柄有夜明珠剑,怀中有玉笛的俊俏男子,而不得。却是有护卫反馈太子想找的人和坊间之前传说的明珠大侠的容貌有相似之处。只是,无论是太子想找的人,还是明珠大侠,都没有踪迹。

渐渐,长安城里的百姓八卦的事儿转向了太子的位置是否有变动,对于当初风靡全城的明珠大侠,已经再无人提及。

白青山庄,在白青走后,还留有一个丫环照看,诺大的院子,一个人。关山、关月再没有回长安城里的白青山庄,而这丫头也尽职尽责,用着白青留下的银两,照顾着这个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紫藤花又开了。沿着院子里的架子攀爬,攀出了院外。

这一日,李无极长安街头骑马而过,突然眼光被院子边的紫藤吸引了,他想起那一日,关月告诉他自己最喜欢的花是紫藤花。太子府里也有紫藤,是他自己亲手栽种的,当时还闪过一念,也许哪天可以带关月回太子府同赏紫藤花。

李无极一直以为自己府中那棵紫藤是长安城里最漂亮的。因为紫藤本南方花木,长安城内极为稀少。这次居然见到一个院子的紫藤婀娜多姿,一朵朵紫色的花儿开得像瀑布一样,看上去年代比太子府里的那株要苍老很多。这让李无极非常惊讶。拉住缰绳,在院子周围转了一圈,看到一个木匾上浅浅的刻着“白青山庄”四个字。 “白青。”李无极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心想“这庄主大概也是个妙人儿,有机会可会会。”。

办完事,回到太子府,李无极想起这紫藤花和院落,吩咐下去,让护卫去白青山庄请庄主来府中一叙。

一炷香的功夫,护卫回来禀报:“太子,下属去得山庄,那里只住着一个丫环,洒扫庭除。问她主人,说是离开已久。据属下打听,之前,这里住着一个女子,两个男子,两个男子好像是兄弟。在地震前,都不见了踪迹。院里的紫藤据说是从江南移植过来的,有上百年历史了。“

太子有些惊讶,想想也就算了,没有再多问。

这时,传来圣旨到。

太子李无极携全家出门接旨。圣旨曰:

太子出征,遇百年一遇地震,不详。为国家社稷计,改命四皇子李无礼为太子。原东宫太子李无极封为长安王,仍住原太子府,府中待遇如前。太子妃改封长安王妃。“

这消息一下,李无极,如今的长安王,没有什么表情,如同一切都在意料中。高飞燕却是忍不住的气愤,强忍住愤怒,她是宰相之女,将门之后,外公当年是唐著名的飞骑将军,常胜将军,虽然受着贤妻良母、大家闺秀的教育,骨子里仍然还有一丝将门女将的豪情。这个消息,这个遇地震的理由,高飞燕怎么也接受不了,却仍然按捺住心中的愤愤之情,按照新封号,把府内要调整的各项事宜布置了下去。

李无极却是一派悠哉悠哉的样子,继续如常的紫藤花畔练剑。剑起花落,今日的落花却是比往日多一些,地下紫色一片,如同紫色的地毯。

第三章完。

Blog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