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Jie +

关山月 第四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1

时光荏苒。

公元 700年,秋。

关月已经在太姥山白青山庄小木屋闭关三载有余。一个独臂老人固定时间送来水果、饭食。二人没有交流过,也不知道这老人住在哪里。就这样日子一天天。 有一日,关月突然打通了全部经脉,一股巨大的真气在身体里旋转,直通五脏六腑。一瞬间,关月知道自己这三年的闭关有成效了,失去的真气又回到体内了。 可惜,白青不在了,否则她知道自己练功康复了,不知道会多高兴呢。

关月就这样静静的待着,等老人来送午饭时,她第一次开口和老人说话了:“老人家,我的真气已通,感谢你这三年多不离不弃的照顾。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和感谢你?”

独臂老人笑笑说:“姑娘,这是你我二人的缘分。不用言谢。恭喜你大功告成。后会有期。”

而别离之后,关山去了哪里呢?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关山没有按关月预期的去浪迹天涯,而是偷偷又返回白青落崖处去摘灵芝,结果和白青一样坠崖。

随着自由落体运动,四周只闻巨大的风声,呼呼。关山的轻功、武艺在周遭一股巨大的引力之下,无从发挥,直接落下。

关山在一瞬间,心想:再也见不到关月了,还没有告诉过她我爱她。

随着下坠,突然感觉下方一片柔软,四肢骨骼有种巨痛感,然后接触在这片柔软之后就如同贴上了海绵膏药,瞬间的被疗愈。

原来,这下面是一大片落叶堆积物,异常的厚。也幸亏关山是习武之人,下落时,自然反映的运功,否则这么高落下骨骼也是会断裂。

躺了半响,关山活动了下四肢,自己还活着。 睁眼看周围,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周围都是树木,各种高低错落,有藤蔓,有蕨类,有大树枝干交织……看不到一点人为痕迹,植被都是各种交错,各种野花茂盛的生长。

关山突然反应过来:“白青估计也是落在此处。我还活着,她估计也没死。” 想到这里,他兴奋起来。提了口气,大喊:“白青,白青” 山谷里巨大的回音响着,却没有人回应。

然后三年来,江湖中再没有关山和白青二人的消息。

只是,太姥山后来多了很多野生蜂蜜,据当地茶农说每年7月山间会有一种百花蜜的香气。

长安。

公元700 秋。

长安王府。 在大堂,李无极端坐八仙桌旁。一位独臂老人正站立在旁,禀报:“那位姑娘已经康复,恢复功力。我未与她交手,凭老朽多年经验,她的功力已经可以在江湖中排前十了。于是与她别过。属下未透露任何关于王爷的消息。”

李无极问:“她没有任何起疑?”

独臂老人曰:“三年前,我第一次在木屋发现她时,她就在练功,没有说话。下属凭以往闭关经验,知悉她在闭关中,因此也没有打扰,只是每日早晚送吃的去。她没有说话,也默许了。也许这姑娘天生心思单纯。三年来,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样,看着她状态一点点变好,真为她高兴啊。”

李无极颔首:“谢谢长老。这三年来有劳了。本王已备下厚礼,请一定收下这份感谢。” 独臂老人谢过。

李无极随即换了便装,出府,去到白青山庄。

秋天了,山庄里的玫瑰还有几朵零星在开,紫藤的叶子已经落了。院里的丫环大概已经出门了,空无一人。李无极一人坐在院子里 ,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忍不住的欢心。三年多来心上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关月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了,难为她的精进和自我活下去的决心了。

三年前,被白青山庄的紫藤吸引,李无极认识了这院子里的丫环,租下这个院子,他自己也不去住,就是偶尔去院子里闲坐一下。和丫环的闲聊李无极必知道了这院子和关月有关系,便派各种暗卫大江南北去寻找。终于有一天,有暗卫回报,在福鼎见到一白青山庄,并禀告其间住有一女子,见其颈上有带一个玉竹。李无极便派曾经的江湖中丐帮长老,如今已被拉入长安王府的修长老前去暗中寻找、保护关月。

第一次听到暗卫禀报关月吐血的消息时,李无极心里被愧疚之情充满了,他大致可以推断出关月是那年救他时受了暗伤。还好,所幸,终于,关月的功力恢复了。

一片落叶掉下,掉在李无极的酒杯旁,像极了一颗心。

公元701年 夏 福鼎。

福鼎县城里,最近很热闹,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一个白青茶庄,四处开茶铺。当地人也不知道这个茶庄的主人是谁。只知道有两个管事的,一个叫黄花,一个叫绿海,一男一女,总是一个穿黄衣,一个穿绿裳 ,看起来都是外地人。

茶,就是本地的白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它家的茶铺里喝,味道就是特别好,价格还是整个城里最低的。一下子,在这个小县城里,妇孺皆知。

2

白青茶庄总店。

前店后院,院子里,关月已换着女装,悠闲的躺着躺椅上。旁边一张木桌,桌旁坐着黄花,绿海。关月笑道:“看着你们倆,就想起在明珠岛的场景,一晃你们都这么大了。“

黄花说:”是啊,还是白青姐姐料事如神,早早安排我们到福鼎来找你,果然你在这里……“

关月还没有把白青掉下悬崖的消息告诉他们二人,心里暗自流泪,脸上却判若无事的说:”是啊,姐姐真是料事如神,一切都提前安排好了。“

绿海说:”只是可惜了明珠岛的白青山庄。白青姐姐为了筹钱,把白青山庄拆了,山庄建筑的木材等都卖了。“

关月突然明白了,为啥白青能在长安买一座院子。她从小衣食无忧,在楼兰国内被呵护,离开后又一直有白青照顾,路上遇到李无极,她就从来没有为生存,为衣食发过愁, 就连闭关三年,都有独臂老人来送吃喝。关月觉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那个人,结果这次听到白青卖白青山庄的事,她被深深震撼了,原来是这样的原因,舟山群岛的白青山庄不见了踪迹。黄花、绿海来福鼎开茶铺的资金,大概也是当年白青留给他们的,这个姐姐算好了一切,为她打点好一切,唯独没有照顾好她自己,掉崖。

关月不忍再想下去。一瞬间,她有种自己突然长大了的感觉,虽然去年她就过了弱冠之年,今年21岁了,早已不是小姑娘,可也许因为闭关三年冻龄,她显得比同龄人年轻很多, 换回绿装后,她经常就是一袭绿衫,绿裙,同款做了七套,换着穿,深深浅浅的绿,配着颈上的绿竹,也是漂亮,娇嫩欲滴。

也许成年礼,不在年龄,而在顿悟,每个人长大的那一瞬间都不一样。

关月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经营白青茶庄,照顾好黄花、绿海。之前想回长安找出内奸的想法渐渐消散了。

关月开始进入一种新生活的状态。

福鼎城,慢慢经常可以见到一个绿裙女子,或跟着当地茶农聊天了解制茶技术,或在茶铺里忙碌, 她很少出现在茶铺的客人面前,但每到一个茶铺都要先自己去品尝一下茶,给出意见和建议。

这样的日子,充实而忙碌。少许的闲暇时间,她会和黄花、绿海聊聊天,或者自己在后院练练剑。一周,会有一天消失,去太姥山里的白青山庄木屋呆上一会儿,一个人,没有人知道她都去干了什么。

白青茶铺的生意越来越好,秋天,茶铺的存茶就销售一空了。

黄花、绿海问关月,要不要去别的茶铺买些白茶来卖。

关月拒绝了,等明年春茶上市吧。秋末我们就愉快的玩耍吧。 然后关月自己闭门画画, 让黄花、绿海自己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茶铺伙计的钱照常发。黄花、绿海终究还是有些稚气未脱,自然也开心,就日日出去赶集玩耍,偶尔回来也读书、习字。黄花缠着关月教吹笛,绿海缠着关月教刻字。

伙计们不干活还有钱,自然也高兴,欢欢喜喜回家去。

只是茶铺里常来的客人有些不开心。有几个熟客,也会来后院找关月,看她沉迷画画,也就不多言了。

关月在画山茶霁雪图,她记得有一日在长安紫藤花架下她和白青聊起花儿,白青说她最喜欢山茶,

雪里开花到春晚,世间耐久孰如君?凭阑叹息无人会,三十年前宴海云。

她很奇怪问:“那白青山庄里为什么从来没有见到过山茶?”

白青说:“山茶在冬天铺满积雪时最美,江南无雪,我就没有在明珠岛种山茶。长安城冬天有积雪,可是好物从来容易散,谁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待多久呢?我不想面临离开时的不舍,不如不种了。”

后来关山来长安,关月也曾和关山聊起白青喜欢的山茶花,说:“我和白青姐姐,其实完全是两类人,她喜欢山茶的热烈,我喜欢紫藤花的淡然。却完全无损于我们二人的友谊。”

还记得关山当时想起了交河城那场大雪,说交河是常有大雪,可惜不是山茶开花的地儿,还吟诗一首:

深翠拢细雪, 朱红依白生。 砚冷墨自冻, 索纸笔色凝。 初雪密若飞, 一霁无影踪。 呵手对短烛, 谁解痴似公。

那是第一次,关月觉得哥哥和白青是合适的一对,后来也曾和哥哥提及此事,可关山没有回应。

思绪万千,笔下却是三矾九染,绢扇上画山茶,费时费工。

秋去冬来。 在这一年关月生日前夕,山茶霁雪图终于完工,白底红花,甚是喜庆。黄花、绿海看得直欢呼叫好。

3 结局

公元2020年 小满

太姥山

刚在沪上过完生日的上海女孩寒寒来此访蜂农,在山间浅行,山间有清晰,竹上有野苔,山穴陡峭。来到养蜂人关若飞的木屋, 在一个陡峭的悬崖下,据传说悬崖上曾经有稀世珍宝的一种灵芝,据传说能治百病,但无人曾见。养蜂人关若飞以去年的蜂蜜配山泉水以赠,寒寒大呼甜。养蜂人说今年的野蜂蜜要7月了,届时再给寒寒邮寄到上海。

寒寒即兴赋诗一首:

太姥山访蜂人行

清晰漱石出,竹下野苔青。 试叩柴扉开,临风晚照听。 客至酬土蜜,汲水煮粗茶。 兰生庭树下,药圃杂野花。 采峰山穴峭,渔樵白云深。 晚来下寒烟,山风吹我襟。

寒寒将诗发在朋友圈,然后突然想起什么,给好友岭梅发消息:“七月割蜜,给你邮寄点?” 岭梅说:“对我这么好,好感动。” 寒寒回:“因为你喝茶呀。“ 岭梅回:”喝茶和蜜有啥关系?“ 寒寒回:”好像也没啥关系。给你弄点尝尝呗。“ 岭梅笑回:”好。“

隔两日,寒寒从福建福鼎返回上海,回到家中,只见她书桌上一扇架,扇架上赫然是一幅天蓝底色的《山茶霁雪图》,画左下角一个秦纂印章:岭梅。寒寒翻开书桌上的《交河城史书》:

后面史书一片空白,只有两句诗:

“山茶马上春衫,少年侠气。 贝叶斋中夜纳,老去禅心。”

少年侠气和老去禅心有啥关系? 寒寒和白青有啥关系?

好像也没啥关系。

完!谢谢阅读。

Blog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