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Jie +

万紫千红与丹青

万紫千红与丹青

世态炎凉,雾霾风雪,你欢笑,你忧伤,总有一幅画陪着你。

想做啥就去试试看的结果是在朋友圈看到王老师拍的故宫万紫千红展的宋画小品后,决定开始画宋代小品花鸟。虽然之前我一直以为只喜欢山水和写意。选临摹画作,凭第一印象选了徽宗的梅花,老师说没叶子,学习到的东西会比较少。我仍然坚持选了徽宗的《梅花绣眼图》。第一次在宣纸上双钩线稿。钩线时总是会用到书法双钩的笔法,之前书法练习双钩留下的痕迹。人生的路啊,走过每一步都在血脉里。

第二次裱框绷绢,绢上画正稿时发现上次练习的线稿忘记在家里了,那就另外换了一幅,(虽然也可以花10分钟回家拿)从之前选的梅花换成海棠。试试去掉分别心,接纳花团锦簇的美,随缘画画。染底色,一遍又一遍。我问老师,到底需要染多少遍呢?老师说他从来没想过多少遍,是看结果,而不是数量。染到和原作近似了就行,否则多少遍也没用。

第三次,废寝忘食的画画,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尝试画工笔,完成不像我的性格。人生很奇妙,不设限,试试才知道一件事多么复杂和有趣。老师说一切没有标准答案,这和之前我理工科的精确思维完全不一样,因此觉得有趣。不断修正自己的观点和行为扩大边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享受那一二。

第四次,再次纷染了墨色, 再刷染了底色 。纷染了花的红叶的绿后 一下变开心了 ,之前总是深深浅浅的墨 ,黑白 ,有点无趣。

第五次,纷染钛白色,因为它是石色,有粉状物质,更难染。一遍浅白,一遍深白。深深浅浅,层层叠叠,所有原作有白色的地方都要染到,是为均贫富。

现在终于有点像画了 ,赶上展览的末班车,去对比下故宫正在展的原作。 故宫万紫千红花木展览共设西雁翅楼、午门正楼及东雁翅楼三个展厅,对应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四时写生”展出精工写实风格的花木画作品,主要是宫廷画家和职业画家所绘制。第二单元“清雅逸趣”展出文人所推崇的墨笔淡设色,以及纯水墨的花木画。 在西雁翅楼见到了正在临摹的宋画《海棠蛱蝶图》真迹。还有小时候印象深刻的徐渭的“独立书斋啸晚风”墨葡萄。徽宗作品归属宫廷画家和职业画家类,也难怪不算一个好皇帝啦。朱瞻基的画也挺惊艳。雍正倒是让画家画了不少他的行乐图,大概就是缺啥补啥,太勤勉的帝王就希望在画里自己在玩乐。也是有趣。 宫廷画和文人画的区别大概也不仅是审美取向的差别而是时间投入多少的差别。只有职业画家才能投入那么多时间画得那么精细,文人雅士即便喜爱画画也很难投入那么时间仅在画画这一件事上吧。徽宗是个另类,三不是,自成一派。

如果一个人为世界文明作出贡献,无论是作了一个曲子,发明了一个火花塞,写了一首诗,还是画了一幅画,还是写了一部小说,所有这些完整无损的流传下去。即使他的基因在共有的基因库里全部分解,这些都东西仍然能长久存在,历久而弥坚。

以此文,致敬一年前去世的金庸先生,以及留下宋画小品之美的画家们,哪怕他的职业曾经是皇帝。

Blog

travel

Journal